欢迎光临足球亚盘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garagesix.com
当前位置: 足球亚盘 > 娱乐热点 >
美女设计师意外成为网红,生存报告

“哪有那么多日收入过百万的,这个数据太浮夸了,不可能的,我一天直播礼物收入大概一万块钱左右吧”

伴随着互联网和移动端的飞速发展,以直播和短视频为核心的网红经济产业不断扩大着自己的影响力。在这几年的发展中,网红产业的商业模式逐渐清晰,网红所带来的流量能力也得到了行业内大多数人的认可,而流量变现的形式也逐渐呈现出多样化的趋势。在网红的背后,以网红艺人为主体的经纪公司、MCN机构、公会家族等等也慢慢成为了网红经济产业中的核心环节,并且在过去的几年里保持着突飞猛进的势头。

图片 1

前段时间,张大奕赴美IPO、李佳琦“OMG”一分钟卖出14000支口红、淘宝主播薇娅一场直播一套房……无不展现了网红主播们惊人的带货力,也让不少人开始关注网络直播行业。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量主播处于这个行业的中尾部,为了吸引粉丝而使出浑身解数。他们没有太高的影响力,却要与众多的网红主播同台竞争,收入也飘忽不定,被戏称为“靠天吃饭”。这群人有怎样的生存状态?他们又将何去何从呢?

这是一位来自陌陌直播的美女网红许多告诉我们的答案,在现在网红经济飞速发展的大环境下,所谓日收入百万其实都是一些经纪公司的噱头罢了,能做到的只是万中无一的个例。而大多数中低层网红艺人收入虽然不至于那么浮夸,但是这样数十万元金额的月收入,相较于普通人也尤为可观了。

图片 2

在一位女主播的收入可以秒杀热巴、高圆圆、周冬雨等一线明星的今天,还有必要去挤中戏、北影艺考的那座独木桥吗?

80后马术教练跨界直播:每天直播9小时,想过要放弃

图片 3

思凯文化作为国内顶级的网红艺人经纪公司,服务的对象涵盖了斗鱼、抖音、陌陌、网易云音乐、快手、火山小视频等多个平台的优秀网红艺人,并且在各个平台都拥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作为一家网红经纪公司,思凯文化与传统的运营公司有着许多不同的地方,而这些不同主要表现在:

每年3月最吸睛的新闻是什么?中戏、中传、北影门口的艺考生!没错,一众美女、帅哥,好不养眼!但残酷的现实是,绝大多数考生都在初试和复试的关口中被淘汰。

在成为淘宝主播之前,80后的铜梁美女刘凝是一名驯马师,在重庆沙坪坝区的一家马术俱乐部工作。由于马场面临撤场,不愿意离开家人的她选择继续留在重庆,在自己家中的客厅搭起了直播间,开始做起了淘宝直播。

之前,许多是一位室内设计师。而谁又能想到,在两年前她还奔波在工作一线,每天承受着超负荷的工作压力,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当然,如今收入颇丰的许多在那时还未曾接触直播这个行业。彼时,许多因为在家养病暂时离开了原本的工作岗位。为了稳定收入来源,许多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到一份名为“网红艺人”的兼职,“当时因为没有去上班就想找兼职,就去参加面试了,一开始只是兼职,后来慢慢的喜欢我的人越来越多,公司的经纪对我也颇为照顾,我就把直播当做事业了。当然,现在我依然是一位软装设计师,白天工作晚上直播”许多讲述她是如何接触到直播这个行业的,听起来似乎有些戏剧性。其实,刚开始直播的时候,许多也跟大多数“菜鸟”一样,并没有太好的起色。

1.业务覆盖面大,主要业务涉及数十家平台

据今年最新的数据显示,北影表演专业录取比例是194:1;中传表演系录取比例是327:1;中戏话剧影视表演录取比例更是高达388:1。比数字更引人关注的,是在长长的考试队伍中,还站着易烊千玺、吴磊、宋祖儿、李兰迪、胡先煦等已经成名成腕的竞争者。

图片 4

当时的她在平台上摸爬滚打,收入也比较低。“如果不是现在公司的经纪软磨硬泡,我或许早早就告别直播这个行业了。”因为收入不可观,许多最早也有过放弃的念头。不过她决定留下来,还是在签约平台头部公会思凯文化之后。

2.不刻意追求奖项名次,不通过自有的经济手段来干扰市场秩序

对于万万千千普通的艺考生来说,进入专业院校、进入影视圈,是多么渺茫的一件事儿啊!你纵有千般绝技,或也无施展,毕竟几百分之一的机会,孰能保证全部公平?

“之所以选择主播这个行业,是因为我也曾是很多大主播的粉丝,通过他们看到了这个行业的潜力。”她告诉记者,直播通常有很多种带货的类型,她选择了品牌尾货作为切入口,通过她的穿搭展示后,再以折扣价的方式售出。而决定进入淘宝直播行业后,她的生活作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天早上8、9点钟起床,晚上2、3点钟才能睡。

图片 5

3.将更多的支出利用到内容探索方面

如果在以前,不能走上银幕,不能成为明星,很多艺考生的才华将被终生埋没,在其它的行业中再无用武之处。而今天,即使艺考落榜,或许也还有其它的方式去实现自己的“明星梦”——只要你有才华,互联网终会给你一个公平展现的机会。

正式的直播时间在下午4点,在此之前她要做好检查货物、熨烫、搭配、记住服装特色、打包、接收快递等准备工作,然后时间一到,就开始长达9个多小时的直播。在此期间,她会不断地试穿、搭配服装,并且与粉丝进行互动。“大主播的直播时间一般是晚上8点到12点,小主播只能避开这一期间,在其他时段寻找流量,所以时间要进行延长。”

“就像游戏一样,感觉自己各方面都升级了”许多如是说道。而现在她在陌陌直播已经积累下数万粉丝,每天都有人等着她到家在屏幕的另一端为他们带来快乐。许多告诉我们直播间的朋友们给予她很多信任和帮助让她十分感动。她说自己是做建材和设计方面的工作的,很多朋友都会信任她,并给她很多专业上的帮助。其实这就是互联网的魔力,许多和直播间的观众们成为了朋友,她们之间互相认可,而认可更多的不是显现在才艺方面,而是她的人品和性格。

4.针对艺人开发,不以数量为虚,重在质量为实

舒舒也可以秒杀热巴

从春节到现在,尽管只有短短3个月时间,却已经让她感受到了直播的不易。一开始时,她在镜头前进行长时间的直播,却没有粉丝观看,也没有人下单,这让她颇感焦虑。期间还曾因为没有吃饭而胃痛,因为太累差点直不起腰,也有长期没见到孩子而忽然想念的时候。“脆弱的瞬间有过很多,想过放弃,但转念一想,我才刚刚起步,不能就这么算了。”

尽管每天面临着双份工作的忙碌还有对于未来和不知名的挑战,许多也乐在其中。

不刻意“拥有”艺人,思凯更注重对艺人个人IP打造

图片 6

一切从零开始,刘凝在前2个月都没有太多粉丝,观众寥寥。从调整灯光开始入手,到站在观众的角度考虑问题,她开始迎来每天几十个粉丝的上涨速度,慢慢地吸引了800多个粉丝。而就在不久前,她第一次迎来了3000多人观看直播。“对着没有人观看的直播镜头时,我其实很想哭,店里积攒了很多存货,各方面的压力都很大。所以能走到今天这一步,我已经很欣慰了。”

图片 7

现如今的网红经济产业百花齐放,艺人个体想要在激烈的竞争当中脱颖而出显得尤为困难。思凯文化与传统经纪公司不同的地方在于,传统的经纪公司更希望能从艺人身上获得高额的礼物流水提成,而思凯文化更注重艺人自身IP的打造和开发。

从小就学习舞蹈的舒舒,一直有一个明星梦,梦想着能到大舞台上展示自己,也想有机会去拍电影。但是任凭她练习得再勤奋,舞蹈演员必须165CM以上身高的硬性标准,最终将身材瘦瘦小小的她拒之门外。所以,她只好选择了舞蹈编导专业,决定做一份默默无闻的幕后工作。

在淘宝直播平台,店主即主播本人,淘宝并不参与销售分成,而是收取店铺运营的相关费用,例如支付手续费、店铺推广费等。她透露,在3个月左右时间,她销售了几百件服装出去,单价均价在80元左右。“虽然还处于亏损状态,但是已经有了许多忠实粉丝,也建立起了比较信任的关系,会接受我的建议。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获得更多粉丝的认可。”

直播无形中已经改变了她命运的走向,而对于未来许多打趣道:“未来我不期待成为一姐什么的,我希望是个“二”姐,因为我在现实生活和工作中是个比较认真的人,但是直播时候我比较轻松,心也可以放的很大,未来更多希望自己在直播过程中能越来越开心吧。因为人在不同环境下的状态不一样,也希望平时工作生活中和我相类似或者比我压力更大的人 在看直播的过程中放松自己的心情,毕竟开心这种事情是会传染的,我性格比较开朗,工作中也是比较有亲和力,我直播间的人经常说,为什么看到你心情就那么好呢,其实这种时候我很开心。”

在运营的层面两者的差异更为明显,传统运营公司在行业内的定位要比艺人更重要。而思凯文化认为:公司始终都是一个服务于艺人的角色,而站在舞台上的主角更应该是艺人的本身。这样的角色定位决定了思凯文化为艺人提供的环境更加适合艺人的个性发展。

幸运的是,她遇到了直播这个风口。在网络上,只要你有才华,就有机会被欣赏,而且不会有165CM这条冷冰冰的“生死线”。

不会哄人、哭过很多次……还想再坚持一段时间

其实无论结局几何,许多依然充满着期待,谁又未尝不想成为更好的自己呢?

图片 8

让舒舒意想不到的是,一次无意中在陌陌平台上开通了直播,刚满两年竟收获了几千万的粉丝。每天直播间里,都会有几万人同时在线陪伴着她,她因为自己的舞姿和才艺赢回了梦想。走到外面,她也会经常被粉丝认出,这是一种明星般的感受,让她不再为自己的身高而懊恼。

2017年秋天,90后丹妮穿着一袭旗袍,唱着邓丽君的歌登上了来疯直播间。这一幕诗情画意的情景,瞬间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众多粉丝打赏纷纷而来,让她靠着直播才艺顺利赚到了零花钱。这段既新鲜又紧张的经历,让她爱上了直播的感觉,不久后还登上了斗鱼、奇秀等平台,正式踏上了直播之路。

韬光养晦,学会理性竞争

如今,网络明星的吸金能力并不比银屏明星弱。作为陌陌上最受欢迎的女主播之一,舒舒在2017年的全年打赏为5700万元,完全可以媲美国内一线明星。据福布斯Forbes近期发布的2017年度中国明星排行榜权威榜单显示,依据明星作品、曝光度、商业代言等因素计算明星收入,可以看到年收入3500~6000万的明星中,迪丽热巴、何炅均为5500万元,刘雯、高圆圆收入均为5000万元。

图片 9

目前随着网红产业的飞速发展,许多平台的实力也逐渐雄厚。平台对于艺人的吸粉能力以及收益能力有了更高的要求。而相比于前几年网红产业的野蛮生长,如今的网红大环境整体较为平和。

图片 10

图片 11

与之前所谓的“一夜爆红”不同的是,现如今的头部网红艺人都经历了长时间的沉淀和积累才取得了如今的地位,新晋艺人想要再去挑战头部艺人的地位,难度要比之前大得多。以前那些参与平台活动,靠大量的财力输出去争夺奖项来获得资源和平台地位的方式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未来的网红经济产业将会以内容创造为全新主体。

而陌陌最受欢迎播主“百变的舒舒”达到了5700万元,仅次于这一区间排名第一的刘嘉玲(6000万元),并远超周冬雨、张杰、谢娜、陈道明等人气明星。

“其实做直播是一次机缘巧合,正好有朋友组建了小工会,而我也想找一份兼职,所以就一拍即合做了尝试,没想到断断续续做了2年。”丹妮告诉记者,在直播时她会向观众表演唱歌,偶尔也会聊聊天,但她属于嘴比较笨,不太会哄人那种。“做直播挺难的,除了要展现才艺,还要让粉丝留下来,给你送礼物。而礼物就是主播的收入,我从来都不会主动开口让粉丝送,喜欢就留下,不喜欢也不会讨好。”

思凯在不刻意追求奖项名次,不通过自有的经济手段来干扰市场秩序的前提下,将这部分支出利用到更合理的方面。无论是商务市场的开发、深耕精细化现有业务领域、进行泛娱乐内容打造、建立艺人公寓、投资艺人合作建立分公司创造互利共赢的全新体系等等,这都显示出思凯行走在行业的前沿。

舒舒是众多主播中的佼佼者,但也并不是唯一。在陌陌直播“年度盛典全国争霸赛”的最后一晚中,排名女榜第一的狮大大获得了21.47亿单场星光值,折合人民币2147万元;男主播冠军狼王获得15.4亿星光值,折合人民币1540多万元。

直播每天持续3个小时,从晚上9点到12点。但她在直播之外,还要兼顾本职工作,不管这一天是过得开心还是难过,进入直播间后都必须面带笑容。“有时候想想挺压抑的,觉得自己都快不是自己了,因为这件事哭过很多次,而且我认识的主播,几乎没有没哭过的。尤其是长时间坐在那里喉咙都唱哑了,结果却没人听没有收入,情绪巨崩溃。”

思凯文化在网红经纪行业经历了四年的积累与沉淀,站在公司的角度来看。以目前的网红产业大环境下,艺人的价值并没有得到最大化的体现。而伴随着行业的发展,艺人的粉丝经济效应将会越发的明显。思凯文化已经逐渐跳脱出了传统网红艺人发展模式的思维,在艺人包装、商业化开发中探索出一条独特的运营之道,并且在艺人运营、经纪服务、商务拓展等方面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体系。思凯文化已经具备能够为艺人提供全方位精细化服务的能力,这可以帮助艺人将自身的经济效应发挥到最大化。

狮大大一晚收入2147万元是个什么概念?打个比方:郭德刚领衔的德云社目前拥有6大演出场地,约400名演员,其2016年票房总额约为2100万元。划重点:狮大大决赛当晚直播创造的收入就抵得上整个德云社一年的票房。

但好在直播这条路虽然艰难,也有让她觉得欣慰的时候。“我的粉丝一直很少,只有1000多个,没有刻意去吸引,也没有做什么推荐,进来全凭运气。但就算是这样,还是会有一些粉丝会主动留下来,会无条件支持你、喜欢你,记住你的生日,帮你怼黑粉。我的泪点很低,经常被感动,不知不觉就和他们成了朋友。”

图片 12

图片 13

在这样不断摸索之中,她渐渐摸索出了自己的主播之道,不外乎两个字:坚持。“小主播真的特别心酸,但是不管有多难,付出总会有回报,所以我坚持了下来。粉丝可以慢慢积累,需要花时间去等。”她告诉记者,如果有人在她面前说主播的钱来得很轻松,她根本懒得解释。“他们只看到了那部分能挣钱的人,像我这样的兼职主播只能从分走礼物收入的4成,赚大钱是不可能的,但要满足日常生活还是没问题。”

满足市场供需,思凯着重针对“腰部”艺人进行培养

舒舒的收入秒杀迪力热巴,狮大大一晚的收入超过德云社一年的票房,这样的事情就发生在直播时代。据陌陌刚刚发布的财报显示,2017年陌陌全年净营收达到83.6亿元人民币,其中来自直播的收入接近70亿元人民币。懂懂笔记做了一个粗略计算:以平台与主播之间6:4的分成比例计算,陌陌平台上的主播全年分成超过了28亿元人民币。

尽管哭过、疲惫过,但她并不想放弃。走上主播这条路让她感受到了其他地方没有的挑战,以及成就感。“每个月的礼物收入差不多在1万元左右,我能够分到大约4千元。对于我这样只是做兼职的人而言,其实已经挺满足的了,所以还想坚持一段时间,把这件事情做得更好一些。”

网红经济产业甚至连网红自身都归属于娱乐市场。而过去的几年里,随着市场需求的井喷,流程化、大投入、规模化的艺人经纪公司正在成为这个行业转型的关键角色。但目前来看,直播、短视频、电竞等行业在中国的艺人市场所占的份额极低。

直播大潮带给主播们的不仅是丰厚收入,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年轻人可以圆自己的“明星梦”。如果没有直播的机会,舒舒再热爱舞蹈,再拼命地练习,也只是泯然众人,“很幸运,在我最迷茫的时候直播发展起来了。在直播里,我不仅可以有自己的舞台去展示我的舞蹈,我还可以饰演任何一个我想演的角色,演一个孩子,演一个女汉子……”舒舒告诉懂懂笔记,她内心的演员梦早已复苏了。

直播太累,还是退出回归现实

目前对于艺人经济产业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产业中的各个环节都在为头部艺人付出,作为明星他们是站在金字塔最顶尖的那个人,可是除了他们以外,其他中部和底部的艺人市场在整个娱乐市场都显得较为空白。而思凯瞄准的就是目前这供求不成正比的中底部市场。

去中心化,人人都可以成为“明星”

瓜子脸、明亮的眼睛、一头飘逸的长发,柯齐是那种一眼就会被人注意到的漂亮女孩。和很多人一样,在大学就读的她也曾因直播的流行而被吸引。2015年,她相继在陌陌、M1、花椒等平台上每天直播2到3个小时热门歌曲,人气最高时粉丝上万。

现如今业内的各家公司都在寻找极具性价比的艺人来源,以求这些优质的“苗子”当做核心资源来培养,而艺人孵化将会成为各大网红经纪公司的兵家必争之地。就连某知名女团都宣布解散转型做直播,这也足以证明在这一领域,用户的关注度并不差。

现在区块链呃话题为什么这么火?业界虽然知道这里面有泡沫,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去中心化”终究是大势所趋。明星之路,也正在“去中心化”。

图片 14

图片 15

很多人从小就有明星梦,但上班一刻就是梦醒时分。也有很多人小学中学十几年学习一种才艺,在工作之后却毫无用武之地,十几年苦练工都白费了。以前想成为明星,到中戏、北影挤独木桥几乎是唯一的通道,后来有星探、选秀节目,可以帮助一部分年轻人实现人生梦想。但所有这些,终究是少数。

她进入主播行业时,正处于行业刚刚火起来的时候,因此充满了太多机会。不管长相如何,才艺如何,只要坚持每天花一点时间直播,总会吸引来固定的粉丝。再通过粉丝打赏,形成每天固定的收入。“但要成为网红主播,还是必须要有大众喜欢的点,以及比较特别的才艺,这样才能形成长久的吸引力。”

思凯从不刻意干涉艺人,个性决定艺人高度

如今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让更多人有了公平的机会:以前只有电视台、大媒体,才有发出声音的途径,现在人人都可以表达,甚至自媒体也成为新的行业;以前电影人只有把作品放进电影院一个入口,而随着视频网站的发展,网络大电影崛起,不需要电影院他们也能触达数亿观众;短视频的发展,让很多没有接受过专业培训的普通人可以出镜,通过短视频成为主角;直播的发展,让更多拥有才艺的人都可以找到观众,直播也成为了一个新兴的行业。

她告诉记者,因为当时在读书,主播对她而言只是兼职,因此她并没有把它看成应该一直从事的职业。“做主播太累了,需要每天花几个小时去直播,后期还要花时间去维护关系。要成为网红需要付出很多代价,而我只是为了赚零用钱,然后在直播平台上唱唱歌,希望有人听到,所以后来就选择了退出。”

其实网红行业就像一个小江湖,每个网红都有自己的角色配置,每个艺人的性格、为人都决定了他自身的人格魅力。而他们在线上能被众多粉丝喜爱其实也与他个人的性格有关,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这些其实都不是经纪公司所能干预的。

狮大大、舒舒、狼王……只是这个新兴行业里面的部分代表,陌陌平台2017年那近30亿的主播分成,也只是这个行业崛起的一个缩影。

她透露,在2年的直播时间里,收入主要来源于粉丝打赏礼物,以及签约公司给的底薪或者保底。而退出后,她也并没有感到遗憾,“直播界的网红并不是真的网红,我还是想回归现实,找一份稳定的工作。”

思凯虽然拥有丰富的艺人资源和粉丝资源,但是思凯从不干涉艺人的个性发展,也不打造“流水线式”的网红生产。而且思凯会针对艺人个性特点的不同为其挑选与艺人自身配适的平台进行发展。

人人都是自己的主播,主播也在成为一种新职业。据陌陌平台数据显示:全职主播的收入普遍高于兼职主播,约35%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兼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的仅5%,6.6%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3万元。

没有粉丝没有名气,随时面临淘汰

而思凯经纪团队对于艺人的支持,主要工作在于协助艺人建立符合自身的自媒体矩阵、优化直播内容、市场宣发与危机公关、品牌商务合作等等,同时在直播平台、微博、自媒体平台和视频平台等争取打包的资源,协助艺人进行内容的创作和宣发。

而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全国平均年收入数据分析,2016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月收入约5630元。显然,主播这一职业的整体收入水平高于很多常规职业。

2017年,抱着兼顾兴趣和赚钱的想法,老吉成为了斗鱼平台上的一名游戏主播。

目前思凯文化签约艺人的主要诉求大部分比较类似,自媒体运营、内容升级和宣发、粉丝维护和一些事件类的支持,比如粉丝见面会、个人演唱会的举办、线下活动的经纪协助以及个人作品的制作和宣发等等。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也就是说,如果你有才艺,但还在坚守自己的本职工作,只是兼职来玩玩,那么可以顺便赚点“外快”;如果你才艺在身,并且选择全职做主播,基本上可以有一个稳定的收入;如果你像狮大大、舒舒、狼王一样勤奋努力且才艺出众,就可以有拥有堪比一线明星的收入。

“大主播挣钱是很轻松的,但刚起步的主播想融入这个行业比较困难,前期收入很少,相比投入的时间和精力,用亏本来形容也不为过。” 他告诉记者,当主播几乎没有什么门槛,因此竞争相当激烈,想要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并不容易。

告别传统运营探索网红经济新模式

其实,网络主播不仅是中国的互联网新现象,也是全球范围内出现的一个新兴职业群体,并且是收入最高的新兴职业之一。2017 年,在YouTube上年收入最高的主播丹·米德尔顿,其年收入就高达1650万美元(约合1.09亿元人民币),而这位90后曾一直在大卖场兼职打工。

在王者荣耀里,他是王者段位,是实力玩家。但在直播平台上,他要每天坚持上4个小时,靠着吹牛反被打脸来营造幽默感,偶尔发个红包、抽个奖,但直到他离开,粉丝数量也只有1千左右。

如今思凯已经逐渐告别传统的运营模式和理念,开始逐渐探索全新的网红经纪模式。不再刻意追求艺人流水,不再遵循老旧运营模式,力求完成艺人独立IP的创造,最大化艺人自身所拥有的商业价值,这一切都代表着公司给予的付出的将会更多,而艺人们也不再局限于一砖一瓦的环境当中。

正在职业化的主播大军

“像我这样的小主播,口才一般,人气不高。粉丝打赏很少,每个月也就1到2千元左右,总之对我的吸引力不大。”老吉说,正是这样长期付出没能得到回报,在找到其他的工作后,他就选择了退出。

在不可以追求艺人流水的前提下,思凯决定把商业模式定在给艺人提供商务活动由此来进行商务分成上,同时通过公司所拥有的资源为艺人按需提供不同的服务内容。

在直播行业兴起的初期,主播水平参差不齐,有一些靠低俗内容吸睛,有一些靠颜值霸屏。但时间长了,用户还是喜欢真正有才艺、有内涵并且能带来欢乐的主播。根据《2017主播职业报告》,直播受众最看重主播的前三大要素分别是:幽默、有趣;有亲和力、沟通能力强;有才艺、唱跳俱佳。

网络主播想要在主播大军中存活下来已是艰难,从底层攀至“金字塔”,更需克服重重压力。这个行业既然可以瞬间爆发,亦有可能瞬间消亡。据调查,60.8%的网络主播出现了摇摆不定的心态,对直播持观望态度;2%的网络主播明确表示还会再直播3个月或更短时间;计划直播3~6个月的网络主播占比为2.4%。

而伴随着艺人收入的日渐增多,艺人们的诉求也越来越多,艺人们在除了直播内容以外的音乐、影视、综艺、等多方面有了更多的诉求。而这些诉求已经完全超脱了传统运营公会甚至是经纪公司的能力范围,而他们所需要的这些思凯都能提供。

也就是说,随着行业的规范,并不是什么人都适合当主播,最终沉淀下来的主播只有具有更强生命力,才适合职业化。

58同城职场分析师指出,从长远看,网络主播行业虽然前景广阔,但每月高额支出、“余粮”存货少甚至出现“月光”现象,使得直播之路愈走愈艰。网络主播想要获得长足发展,利用直播资源结合自身兴趣、爱好进行转型升级是必经之路。

在这样的前提下,思凯与艺人的合作关系不仅仅局限于某个领域。全方位的为艺人提供服务,也可以为艺人提供某个细分领域的服务,而不是只盯着一份所谓的合约。也是因为思凯所能给艺人提供的服务内容广泛,这也很好的锻炼起了思凯现在所拥有的团队,而团队通过实践探索所获得的经验和方法同样也可以分享给腰部艺人进行参考。

“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都把主播这个行业想得很低俗,我也遇到过这样的困惑。但是后来坚持下来,我才明白,只要你用自己的心去直播,有真正的才艺,不低俗也一样可以(火),并且还更长久。”舒舒告诉懂懂笔记。

上游新闻·重庆商报记者 唐小堞

图片 19

图片 20

虽然传统的经纪运营模式和商务开发并不是思凯最初的本意,但是经过这几年的辛勤耕耘,思凯已然在行业内获得举足轻重的地位。而目前思凯正在探索的全新模式也是在为网红经纪行业的下一个风口做准备。

在与舒舒等几位主播的实际接触中,懂懂笔记还有一个深刻的感受:主播绝不是一个闲散职业,只有少数勤奋的人才有成功的机会。主播跟演义明星一样,观众看到镜头前的几分钟,可能需要台下几年的苦练。今天我们看到的主播直播可能是一两个小时,但他们需要大量的时间花费在内容准备、设备调试,以及每天不停地练功等方面。数据显示,受访主播中有8.4%每天用在直播上的时间(含直播及准备)大于8小时,29%的主播每天在直播上耗时4~8小时;全职主播每天直播耗时超过8小时的超过了21%。

主播职业化的趋势,也使得主播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为了保证收入和粉丝数的稳定,多数播主都会在高强度状态下工作。

图片 21

数据显示,陌陌“年度盛典全国争霸赛”胜出的25位年度播主,在2017年累计直播了31906小时。按照一场春晚约4.5小时统计,这相当于他们演出了7090个春晚。普通人讲话的语速为每分钟160至180个汉字左右,按照每分钟170个字计算,这25个播主一年累计共说了32,544万字,相当于他们这一年把120万字的古典名著《红楼梦》念了271遍。

其实看到这些数字,就知道每一位主播为了成功在幕后付出的汗水。主播绝不是大家想像的,有了一张从韩国动过刀的网红脸,就可以轻轻松松地赚钱。

此外报告显示,全职主播中高学历占比较多,大学以上学历的主播占45.6%。并且数据显示,主播的收入高低与学历的高低也成正比,在月收入高于8000元的主播中,本科及研究上以上学历的占到了63%。

当主播成为一个职业之后,学历、学识、内涵的重要性也开始凸显。调查显示,高学历主播对职业发展有着清晰的规划,60%的全职主播对主播这一职业充满希望,28.6%想成为平台顶尖主播;15.8%想打造个人IP并成立工作室;15.7%想成为专业歌手演员。

懂懂笔记认为,这些职业规划的出现代表着这一新兴职业开始进入成熟期。而职业规划的清晰,让参与者能看到未来,也将吸引更多的有志者进入到主播行业中,走出自己精彩的人生旅途。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